东方添富基金LOGO
公司首页 私募基金 新闻动态 法律法规 学习交流 业务范围 会员服务 关于我们
客服1
客服2
客服3
客服4
今日热点
行业新闻
公司新闻
pic/新闻动态.gif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今日热点

都说“不敢发辽宁的债,不敢放河北的贷” 河北融投担保违约两年悬而未决

2017-03-07 22:41:14 来源:东方财富网,转载:东方添富基金 阅读:8180次

  时至今日,河北融投数百亿级担保违约危机,仍悬而未决。

  在河北融投代偿履约实质性停摆的两年间,受牵连的金融机构债权人从未放弃追偿。在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官网上有关河北融投的18个合同纠纷判决书中,有9家金融机构作为原告发起诉讼,法院均判处河北融投偿付履约。

  但令数个债权行颇感无力的是,即使他们集体胜诉,却陷入无法将河北融投作为被执行人、无法处置反担保物的清收僵局。

  这一场延续两年之久的爽约,几乎一棍子将河北省境内企业和增信机构集体置于信用缺失的尴尬境地。有银行人士甚至直言“不敢发辽宁的债,不敢放河北的贷”。

  或许这样的说法过于偏颇,但目前金融机构已经对河北辖区内的授信企业提高了准入标准,却是不争的事实。

  “我眼睁睁看着它从关注到不良”

  从河北融投(曾为国内第二大担保公司)所担保项目大面积违约,到该公司被河北省国资委调整管理层、启动内部整顿并暂停所有存量业务,再到十家信托、基金公司公开上书省委要求河北融投履约,最后到河北融投母公司原董事长被正式批捕……2014年末到2017年初,两年多由河北融投担保违约引出的大戏,丝毫没有落幕的意思。

  期间穿插过一些不起波澜的小插曲:比如河北省政府曾有过安抚债权方的举措,2015年9月出台《河北融投担保集团风险处置工作方案》,并成立了省级资产管理公司来做为风险处置的载体。但在实际操作中,这个省级AMC可用资金规模过小、处置手法有限,处置方案整体进展缓慢。

  正因如此,包括信托、基金公司在内的十余家金融机构连续2015、2016年两年上书陈情河北融投违约引发的重大风险。第二次向政府“求救”的范围更大,还加入了近五年(2011~2016年)累计在河北信贷投放达500亿元以上的大中型股份行,他们都呼吁希望河北省政府能出台“切实可行”的方案。

  故事当然没有按照一个正常的“政府出面干预,相关企业兜底”的美好剧本走。截至3月7日,记者拿到的征信数据显示,河北融投对金融机构担保余额为180亿元,其中,对包括石家庄当地银行和多家股份制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担保金额超过10亿元。对非金机构的担保金额,未有确切数据,但依据此前媒体报道的河北融投总担保额500亿来看,包括民间融资平台在内非金机构受波及的金额要更大。

  为河北融投担保企业融资的持牌金融机构正承受着180亿元的风险敞口,而这风险敞口很大概率正变为实际损失。

  “我眼睁睁地看着这笔贷款从关注到不良。”某股份行内部相关人士直言。该行2015年初发放各类融资户数35户、金额高达6.99亿元,截至2016年10月末,这些担保融资项目除银行方到期收回、更换担保继续合作以外,绝大部分项目已违约形成不良。

  更为重要的是,本应对化解包袱起关键作用的、2015年末成立的升级再担保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到目前所起的作用仍不明朗。

  “一年三个月了,我个人觉得他们(指河北省再担保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观望情绪比较浓,一不对正常经营的企业通过再担保增信等措施重组转化,二不对”僵尸企业“(停产、复产无望企业)办理资产转让和业务承接。我们去年给政府的上书也说到了这点,但还是石沉大海。”另一名股份行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债权行清收陷于僵局

  截至3月7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官网上共有18个涉及河北融投的借贷/合同纠纷判决书。其中有8个诉讼原告为金融机构,分别为两家投资机构、一家信托、四家银行。他们分别为北京融发联尚投资管理中心(一审)、邮储银行(二审)、河北翼康投资有限公司(二审)、渤海国际信托(二审)、建行(一审)、兴业银行(一审,两个案子)、光大银行(一审)。最执着的当属兴业银行,其最新的一个诉讼于去年7月8日立案,彼时河北融投受债务危机的影响,业务其实已经停摆整整一年半了。

  这8个借贷/合同纠纷,金融机构全部胜诉,法院均判处河北融投应依约承担连带偿还责任。但债权方在申请强制执行过程中,均被告知“暂缓执行”。

  “法律规定正常流程是6个月内执结的,现在立案、判决都没有问题,可就是到了执行阶段,就没有下文了。我所掌握的情况是,当地政府对河北融投采取了一定的保护措施,在石家庄市中院成立了河北融投专案组,将各基层法院涉及该司债务危机的案件进行统一管理。专案组现在的态度倾向于‘拖’,要么不受理,要么暂缓执行对河北融投的强制执行申请。”一位大行河北省分行人士告诉记者。

  给外界感觉一向强势的商业银行,面临行政势力的介入确实稍显弱势。所有受访债权行人士中,居然不少人表达了类似“告倒了又怎样”的无奈。记者了解到,债权行目前的清收僵局在于:借款人名下核心资产都提供给担保公司作为反担保物;而担保公司因无力代偿未形成应有债权,银行与其均无法处置反担保物。 可将银行置于清收困局的,各方又都直指地方政府一定程度的“保护主义”。

  针对上述债权行反应的情况,记者致电河北融投的托管方河北建投集团并以传真形式发出问询,但遗憾的是,截至记者发稿,该司未有回复。此外,记者同样已致电河北银监局了解事件进展,亦未在发稿之前得到回复。

  事实上类似性质的事件并不孤立,最近的一桩估计是去年因清偿率过低而两度遭到债权行否决的江西赛维破产重整计划,最终得到法院“强裁”批准,12家债权银行的损失由此将高达230亿元,不少涉事行思及此仍频频呼“心痛”。然而比赛维风波延续时间更久的河北融投担保违约里,我们能看到的债权行的议价权,同样算不上大。

  不少受访债权行人士仍旧对逃废银行债务的行径表示谴责,他们同时提出了如下建议:

  一是呼吁河北省政府加快再担保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的业务落地,承接和风险化解方案;其余相关各级政府则分别或共同成立“融投问题解决基金”,投入资金按照难易程度逐笔化解河北融投担保风险;

  二是呼吁河北省政府主导成立专项资产管理公司,投入专项资源、引入战略合作方,处置相关资产、转化河北融投在保业务风险。希望当地政府支持理解银行采取法律清收措施解决问题,以加快进度、多措并举化解融投事件风险。

  总而言之,核心思想就是由省政府主导,按照市场化、法制化的思路逐步解决河北融投担保的问题。

  最后,我们引入一个来自银行业协会的数据——自2013年至今,仅中国银协内部通报的700多家逃废债企业就至少导致银行损失上千亿元。就在今天 ,银监会副主席曹宇还表示,希望打击逃废债通知出台“越快越好”。这些“废债”虽不足以伤及庞大银行业只皮毛,但任由其发展,则会破坏金融秩序。可一个合理合法合规的金融秩序,却是每一个资本市场参与者应该牢牢守护的。

  我们希望任何破坏金融秩序的信任危机,能再少一点。

  附:河北融投违约始末

  河北融投担保集团(以下简称“河北融投”)由省国资委组织部分大型国企于2007年出资组建,经营范围包括贷款担保、项目融资担保等。其为河北最大的担保企业,也是河北省唯一一家获AA+评级资质的担保机构。

  河北融投的国资背景,被投资者解读为政府信用的站台。也正因为此,其规模迅速做大。

  2014年下半年,河北融投所担保的部分项目开始爆出违约,同时,河北融投并没有履行代偿责任。至2015年初,河北融投的风险彻底暴露。此前的报道显示,河北投融对外担保而无人履行担保责任的金额高达500亿,涉及银行、信托、基金等近50家金融机构。

  2015年1月,河北省国资委下发文件,将河北融投的股东——河北融投控股集团由河北建投集团托管。河北建投党委常委、副总经理曹欣出任河北融投集团董事长,河北融投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令成留任河北融投党委书记。在被河北建投托管之后,河北融投暂停了全部业务,包括代偿、履约或释放抵押物等。

  2015年8月,被卷入河北投融案的方正东亚信托、国民信托等十家信托公司及万家共赢基金公司公开给河北省委书记、省长上书,要求河北融投尽快履约。

  2015年9月,《河北融投担保集团风险处置工作方案》出台,《方案》总体思路为在河北融投继续经营前提下,由借款企业承担主体责任。企业注册地政府作为风险处置第一责任人,参与协调化解企业风险,省政府在风险化解中发挥支持协调作用。同时,成立了以副省长为组长的河北融投风险处置领导小组,省银监局、金融办、财政厅、国资委、工信厅、工商局等15个省直部门为小组成员,处置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省国资委。

  2016年3月,原河北融投集团党委书记李令成涉嫌严重违纪,被纪委调查。另外,河北融投总经理马国斌也被带走。2016年7月,涉河北融投担保的10家信托公司联合一家基金子公司在时隔一年后,再次上书河北省省委书记赵克志、省长张庆伟,陈述河北融投违约引发的重大风险,希望河北省政府能够出台切实可行的方案。

  2017年1月,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消息,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河北融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党委书记李令成决定逮捕。

公司介绍 | 经营理念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 | 投融合作 | 给我留言 | 联系我们
四川东方添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4031658号-1号